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E乐彩票注册 > 曹颖 >

王斑:戏剧路上的通关人

发布时间:2019-05-12 02:1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一个大房间,天花板很高,门不是一扇,并排有双,比寻常所见要大得多,木地板一色大红漆,房间空空荡荡,只放着几张简易的桌椅,但只要这里有了些活动的人,就会充满了戏剧的声色影这是人艺的排演厅。

  在人艺20年,王斑已经想不起自己曾多少次来到过这里。但,他记得自己的狂妄。初来时,他以为雄心有多大,舞台就会有多大;他记得自己的失落,拿到剧本读的是男一号的台词,可分配到的角色却是一句话没有的匪兵乙;他记得自己的彷徨,他用了10年把龙套演到内心的极限一个人在《茶馆》里扮演7个群众角色;他记得自己的兴奋,当导演用鼓励的眼神让他把为《日出》中胡四琢磨出的N个上场方式都上一遍;他记得自己的纠结,是去接拍几十集的电视连续剧,还是来排演《第一次亲密接触》中并非主角的阿泰;他记得自己的骄傲,在这方舞台的中心,古今中外的人物他都已经塑造过……

  当然,此刻这一切并不在他的头脑里,顾威导演一按桌上的铃儿,他就是《雷雨》里的周萍了,他的情在他怀中那个美丽单纯的四凤身上,他的心挣扎撕扯在那个大家族的各种矛盾中……

  此刻的周萍是痛苦的,而王斑是幸福的,他爱这舞台,他享受这样的时刻。如果人生是一场游戏,那他的游戏叫“戏剧”,而人艺则是这游戏的关底他的最高目标,为了在人艺这个舞台上玩出精彩,他坚持不懈乐此不疲……

  相对于87版电视剧《红楼梦》,看过谢铁骊导演的电影《红楼梦》的观众少了许多,这其中,还记得薛蝌的扮演者王斑的就更少了。可对于王斑,出演这样一个角色却是命运安排的新开始。

  16岁的懵懂少年,不知道演戏是什么概念,也不知如何去表演,幸运地演了这样一个角色,“可能那时候导演觉得我长得好看吧,他说你可以演薛蝌,薛蝌是薛府里的好孩子。”

  这个好孩子是如此羞涩单纯,以至于拍完戏,不好意思和大观园中的众姐妹坐在一起吃饭,只好央求舍友“薛蟠”大哥把饭打回宿舍吃。

  他听了,上了心,不拍戏的时候去北京电影学院看,校舍怎如此简陋,连个篮球场都没有,喜欢篮球的他去哪里打篮球呢?

  又去中央戏剧学院转转,看见教学楼满满一墙爬山虎,那么生机勃勃绿意盎然,心里就觉得喜欢了。

  王斑报考的是88级的中戏表演系,最后却阴差阳错被招去87级表演班做插班生。17岁的他,成了班上年纪最小的、也是入学最晚的一个学生,王斑笑言自己是最后一个敲门人。

  因为是插班生,刚进去跟不上教学进度,同学们也不熟,他常常坐在宿舍里发呆,学校要求小品创作,他茫然不知所措,不知道从哪里入手。年龄小,又长了一张娃娃脸,能够本色出演的角色太少,只盼着其他同学做小品能带着自己演个儿子什么的。

  中戏对学生各方面都要求严格,如果成绩跟不上,可能会被退学,自己就是因为有同学被清退才得到插班的机会,如何才能过了这初学的关,他在压力中度日如年,小小年纪居然有了失眠的毛病。然而压力也会变成动力,王斑更勤奋,泡图书馆、看戏背剧本、没事体验生活琢磨人物……

  枕戈待旦,丝毫不敢松懈的王斑在中戏时有了个外号叫“时刻准备着”。大三时,人艺和中戏合排一个《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的实习剧目,王斑分到了一个“骠骑兵”的角色,戏份儿不多。每次排练,没有自己的戏时,王斑也在旁边全神贯注地看着,嘴里喃喃自语地跟着念台词。当时的导演苏民注意到他,问:“小王斑,你要不要试试?”

  这一试,王斑从“骠骑兵”成了“男一号”,和张永强老师AB制,在首都剧场各演出15场。那是王斑第一次在人艺舞台上演男一号,从此他“时刻准备着”的绰号不胫而走。

  87级表演班是人艺和中戏合办的班,毕业后,王斑和自己的同学胡军、何冰、徐帆等一起被挑选进人艺。

  “大学没毕业就在人艺的舞台上演男一号,的确有点儿找不到北了。分到人艺来,觉得自己挺优秀的,不优秀能来人艺吗?人艺是什么地方,人艺是我心目中的戏剧殿堂,是我们的最高目标呀。”

  还记得自己躺在人艺八个人一屋的宿舍里,捧着《李白》的剧本朗诵,虽然没想着去演李白,但可以演郭子仪、吴筠、惠仲明什么的,那么多角色,都可以尝试呀。

  兴冲冲地来到排练厅,等着分角色,一块来的同学还有在剧中表演古典舞的,有负责幕间吟咏的,到自己这儿了,就是站大兵,一站半小时,一句台词没有。

  过后安慰自己,嗨,站大兵就站大兵呗,自己才多大,那么多顶尖的老艺术家还活跃在舞台上,这不正说明人艺是藏龙卧虎之地么,总有机会的。

  这样期望失望着,失望期望着,三年过去了,王斑在人艺的舞台上还是没混到一句台词。

  人艺有规定,来人艺,三年内不准在外面接演戏。过了这个期限,王斑开始在外面接拍影视剧,演的多是主角,只是回到人艺舞台,龙套依旧。

  渐渐地懈怠了,不就是拿着大枪上台站着吗,有什么好准备,有什么可用心?一天,演历史剧《天之骄子》,化妆间里他聊着和戏无关的闲天。等舞台监督叫士兵上场时,他拎着枪和众人一起上了场。隐隐看见台下观众指着他笑,看看枪看看鞋看看衣服没什么不对呀?挺挺身板儿站直点,底下笑得更厉害了。翘着下嘴唇向上吹口气,吹动了自己中分的长头发帘,才恍然,没戴帽子就上场了,这一个三国时期的戏,上来个这么个头型的,观众能不乐么?

  一时懊悔不已,羞愧难当,心一横,枪一横自己下场去了。都劝他下来了就别再上台了,也不缺你这一个,他不,帽子戴好又上场了。他得让观众知道,人艺的年轻人有知错就改的勇气。

  以后的几年,依然跑龙套,但这样因为自己疏忽给人艺丢脸的事再没干过。苦闷的时候,也常给自己找平衡:人艺像这样跑了好几年龙套的又不是我一个,黄宗洛老师演了一辈子群众,不就在无数个小角色上演出了自己的天地么。

  1999年,人艺复排《茶馆》。为了能在这个人艺、乃至中国话剧史上的经典之作中锤炼自己,他主动申请去跑龙套。在《茶馆》的某场公演里,王斑一个人演了7个群众,美国大兵、青年学生、茶客、拉洋车的……上上下下不停换场、换衣服,怕搞错场次、怕拿错衣服,他在化妆间的墙上贴了好些纸条提醒自己。虽然忙得满头大汗却没人知道他是谁,可在台面上看着那些优秀的演员在舞台中心表演,他却在内心里找到人艺的精神,那就是踏踏实实做人,认认真真演戏。

  1999年,机会来了。那时候,王斑正在《茶馆》里跑着他的超级大龙套。任鸣导演在休息室看见他突然说:“小王斑,我和你们班的同学都合作过了,咱俩好像还没合作过吧?下面我准备排《日出》,要不合作一下?”

  听到这话的王斑,兴奋、激动、紧张,各种难以形容的复杂感情涌上来。当得知导演有意向让他演男主角方达生时,他简直有些受宠若惊了。

  当时,《茶馆》还在四川巡演,从成都一回来王斑就开始反复读《日出》的剧本,琢磨方达生这个角色。

  说不难受是假的,忽然从男一号变成了这样一个小角色,如此心理落差对谁都是打击,何况是走过十年漫漫龙套路对舞台中心极其渴望的王斑。

  但,只用了很短的时间,王斑就调整好了心态,说白了自己太年轻,缺少在舞台中心的历练,虽然上学时曾经演过一个主要角色,但那时的表演是多么青涩。况且不管怎样,胡四也是个有台词的角色呀。

  《日出》里胡四是个吃软饭的小面首,戏份儿台词不多,但很不好演。尤其任鸣导演把一、二、四幕定为现代版,这个胡四还要具有现代气息。

  王斑觉得自己无论在行动做派还是为人处世上都和角色几乎不沾边,怎么去演好他呢?

  王斑花了8000元钱为“胡四”买了一身蛇皮西服,开始一改生活习惯,找朋友带他去各种酒吧,观察在那里出入的人,并到处找人打听了解当今“胡四”们的生存状况,生活细节。

  几个月的生活体验使他对胡四有了认识:“虽然胡四为钱委身于人,但作为男人的潇洒、随意、傲慢是必不可少的,这也是他能够吸引女人的手段。同时,他是票友,喜欢卖弄,生怕别人看不出来自己懂戏,所以又决定了他在行为上的怪异性。”

  于是他给胡四设计了又帅又酷又前卫的装扮,同时花时间去和专业人士学习跳舞、学习戏曲,尽量从外部形态上去贴近这个人物。

  排练的三个月,王斑把长期积蓄的热情和想法都奉献给了这个小人物,每次胡四出场王斑都要至少设计四五种方式,去体会哪一种更适合表现角色。还请人将他的排练录下来,回头一遍遍地观看以修正自己的表演。

  《日出》上演了,除了舞台上那些本就星光熠熠的男女主角,王斑演的胡四抢尽了风头,给观众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而后,话剧《第一次亲密接触》中王斑再次出演了一个非主角的人物阿泰,同样深获观众好评。

  “我说自己很幸运,一口气演了曹禺先生的三部曲《日出》《雷雨》《北京人》,确实和大师有缘。”

  的确,从《日出》中的胡四,《雷雨》中的周萍,再到《北京人》中的曾文清,王斑连续在话剧舞台上演绎曹禺先生笔下三个个性迥异的人物,这不仅是北京人艺有史以来的惟一,也是目前为止戏剧界的惟一。尤其他饰演的周萍,更是被老艺术家朱琳第一代鲁侍萍的扮演者誉为北京人艺历史上最成功的周萍。

  在话剧界,似乎有一个不成文的标准,无论是一个剧院或是哪位演员,要考验其实力或表演才华,得须过一过演出《雷雨》的这道门槛。

  从1954年,第一版《雷雨》在人艺演出以来,于是之、苏民、濮存昕、吴刚许多优秀的演员都曾饰演过“周萍”。

  2004年,第三版《雷雨》排练伊始,就遭到了质疑,33名人艺铁杆戏迷:我们来人艺是来看艺术家的,不是看满台跑的俊男靓女……于是有人问绝对俊男型的王斑,作为一个年轻演员,演这个角色会不会有压力?

  对于年轻的王斑来说,如何在尊重剧本的基础上,塑造出一个不同于别人只属于自己的周萍,无疑是摆在他面前的一个难题。他认为要想演好这个角色,“摆正传承和发展的关系很重要。要知道别人演的好在哪儿,美中不足又在哪儿。但,角色的准确塑造远比把演员和演员之间作比较要专业。”

  因此,把压力当动力的王斑并不是从以前版本的《雷雨》中去找经验,而是反复钻研剧本,翻阅曹禺的创作手记,并在每次排练后,不断整理自己对这个人物的思考,写角色日记,从理性的角度去分析周萍。

  曹禺先生曾说:“周萍是最难演的,他的成功要看挑选的恰当,他的行为不易获得一般观众的同情,而性格又是很复杂的。演他,小心不要单调。我希望有个好演员,化开他性格上一层云瞖,起手便清清白白地给他几根简单的线条。演他的人要设法替他找同情,不然到了后一幕便会搁了浅,行不开。”

  曹禺的话给了王斑重要的帮助要演好周萍就要“设法替他找同情”。周萍的行为直接去讲的确很容易招人厌恶,可是他这些行为常常并不是他的初衷,而是经历了复杂的情感演变,如果恰当地表现出这些情感,便能够给人物找到理解和同情。“我想演一个更人性的周萍,他有很多侧面,并不是一种状态。”

  怀着对经典的敬畏心,王斑几乎疯魔般投入到《雷雨》的创作和排练中。新版《雷雨》首次亮相,得到了观众认可和好评,站在台上的王斑因激动而落泪。“其实只是希望观众能看到人艺的青年演员用认真的态度,在台上表现出优秀的水平,表明北京人艺的后备力量很扎实,有希望,就足够了。”

  这些年来,北京人艺连续让王斑在重头戏中挑大梁,而在舞台之外,他在主演的多部电视剧中都有上佳的表现。在外人眼里风头正劲的王斑已经很成功了,而他依然如刚进人艺时一样踏实谦逊:

  “人之所以狂妄,是因为不知道天高地厚,人艺的老艺术家都是顶尖的,高人我见太多了,我不敢狂傲。”

  “这些年演了一些经典剧目,你和大师越是通过作品去不断对话时,越能感觉到自己的浅薄。”

  “人艺不是个一夜成名的地方,今天我能够在人艺的重点剧目中从容地完成角色,不是跨栏也不是三级跳,真的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累积。”

  “来人艺20年了!我跑过群众、演过主角,虽然苦辣酸甜,但留在我心里的总还是幸福。因为我依然在坚守,没有被人艺舞台丢弃,更没有主动放弃。”

  “我最高兴的事,就是别人说,呀,你们人艺的人线周年,王斑主演的《北京人》《雷雨》《哈姆雷特》《我们的荆轲》四部话剧一一和观众见面,四种迥然不同的话剧风格,古今中外不同类型的角色塑造,舞台仍在给王斑不断地出着课题。

  《鸽子哨》剧照话剧《日出》剧照周晓华一个大房间,天花板很高,门不是一扇,并排有双,比寻常所见要大得多,木地板一色大红漆,房间空空荡荡,只放着几张简易的桌椅,但只要这里有了些活动的人,就会充满了戏剧的声色影这是人艺的排演厅。在人艺20年,王斑已经想不起自己曾多少次来到过这里。但,他记得自己的狂妄。初来时,他以为雄心有多大,舞台就会有多大;他记得自己的失落,拿到剧本读的是男一号的台词,可分......

http://avbalik.net/caoying/13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